2019 巴塞爾藝術博覽會 - 香港站

香港巴塞爾藝術博覽會來到了第七屆了,今年同樣也是在灣仔會議展覽中心舉行。這次來自世界各地的參展藝術館超過240間,三月的最後三天便是開放給公眾參觀的。回想第一次到 Art Basel 已是在九個月之前的瑞士站了,基本上香港的跟瑞士的沒差很多,都挺大,人挺多的,只是當然瑞士的巴塞爾藝術博覽會更大。這次我更喜歡,看到了更多喜歡的作品,現在就跟大家分享一下吧!


Notice-Forest (David Morris) (2014), Yuken Teruya, David Morris paper bag, 48w x 44-53d x 12h cm
Notice-Forest (David Morris) (2014), Yuken Teruya, David Morris paper bag, 48w x 44-53d x 12h cm

Yuken Teruya (1973) 的作品 Notice-Forest 利用購物紙袋,在裡面展示了一棵用剪紙做該紙袋出來的樹。他的作品是圍繞著大家經常會用到的一些東西,讓我們知道這些小東西的重要性和存在感。他希望我們都能夠細看現在,不要讓忙碌的生活成為主導。我覺得這作品很特別,讓一個被世人遺忘的普通購物紙袋,變成了一件讓人好好思考的藝術作品。

Untitled (1996), Rivane Neuenschwander, Garlic peel on fabric, 140 x 250 x 7cm
Untitled (1996), Rivane Neuenschwander, Garlic peel on fabric, 140 x 250 x 7cm

我在遠處看到了這個作品,我在想這會是用什麼做成的,所以我就慢慢地走過去看看,結果發現全是大蒜皮⋯⋯ 真的沒想到這些我一直都視作垃圾的大蒜皮也可以做出藝術作品的!巴西藝術家 Rivane Neuenschwander (1967) 的作品都是探索自然和時間的流逝。她利用有機的材料,就好像這個作品,用上了大蒜皮,從左到右,新到舊的,展現出自然時間的流逝。她的作品絕對是帶著一種幽默感,更令我喜歡上她的作品!

Flea Market Lady (1990), Duane Hanson, Bronze, polychromed in oil, mixed media, with accessories, Overall dimensions variable
Flea Market Lady (1990), Duane Hanson, Bronze, polychromed in oil, mixed media, with accessories, Overall dimensions variable

之前我在紐約的時候便見過了這位「女士」,這次我們在香港又遇上了!她很受歡迎,所以我便站在一旁,偷偷地聽著大家的對話,有人問說這是不是一個表現藝術,也有人直接便問她到底是不是真人來的。其實只要看一看作品的標籤,很容易便知道這些答案了。Duane Hanson (1925-1996) 是一位雕塑家,專做超真實的人物雕塑,以每日的所見所聞作題材,配上收集回來的物件,做出不同的文化的日常情景。這個作品便可能是他以前看過的一個情景了,而這位「女士」,也只是他用銅和其他材料做出來的雕塑。

Why Not Hands Over a “Shelter” to Hermit Crabs? (2009-on going project), Aki Inomata, Resin, 3D printing
Why Not Hands Over a “Shelter” to Hermit Crabs? (2009-on going project), Aki Inomata, Resin, 3D printing

我想這應該是我在這一年找到最喜歡的作品了!Aki Inomata (1983) 做了多個來自世界各地的「避風塘」,讓那些寄居蟹能換上「新裝」。這次的展覽,她便展出了八款不同的避風塘,每款都是代表著歐洲,亞洲,或是南北美洲的地區。這作品讓我們聯想到新移民搬到了另一個國家定居,便得到了一個新的國民身分。這是不是代表了新移民不再屬於本來的地方?不,他們只是轉換了一個新的居所,他們仍舊是他們。這作品告訴了我們,即便有些東西不一樣了,我們自身的價值不變。


你們喜歡的又是哪一個作品呢?告訴我吧!


#HongKong #WanChai

5 views

Recent Posts

See All